高校人才網—國內訪問量、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。
當前位置:高校人才網>求職資訊>職點迷津>

二本學生的共同傷口:我們成不了精英,也落不回底層

時間:2020年09月22日 作者:輕濁 來源: 書單

 

01 學歷:年輕人的階層劃分線

你有沒有過因為學歷這件事,感到自卑或驕傲過?

在微博和知乎熱門里,一說起年輕人的學歷,談論清一色都是“985”“211”,仿佛高學歷就像路邊的花草一樣平常。

知乎上有個問題:你從哪些方面可以看出,現在的年輕人活得很累?

其中最熱的回答,有4.7萬贊同,2千多條評論。是一個80后主管,觀察自己的下屬得出的結論。

他說:

我帶的團隊里,有690后,其中4211研究生,1個普通研究生,1個北美海歸。他們智商很高,靈性十足,教什么會什么,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。

但他們活得確實累。

普遍住在五環外,和同學或對象一起合租,每天坐一小時以上地鐵來上班,在遲到前最后一分鐘,領著路邊買的早餐沖進辦公室。

中午會用手機點外賣,吃點米線麻辣燙或是輕食之類的。

晚上6點半下班,但工作量決定了,加班到八九點是常態。到家九十點,一天已經過去了。

而社會資源也幾乎飽和。進到這個公司,第一年年薪9萬,三年能漲到15萬,5年能不能漲到20萬要看運氣,然后就到頭了。

據統計,能考上“211”的學生,約占高考考生總數的5%,能上“985”學生則只占2%左右。

這些名副其實的少數派尚且如此,更不要說數量更廣的二本學生們。

他們可能連進入大公司的機會都沒有,HR看到簡歷上“學歷”一欄,基本就放到了一邊。

而這些人,才是年輕人里的中流砥柱,真正能代表當下的時代底色。

他們受過高等教育,卻又達不到精英的程度;他們人數眾多,卻鮮少被擺到大眾語境中討論。

這些被大眾忽視的二本學生們,到底過著怎樣的日子?

今天書單君分享的這本《我的二本學生》,也許可以給我們一些答案。

作者黃燈就職于廣州一所二本院校,至今已有15年。這本書可以說是“一次針對二本院校學生,進行的田野調查”。

書中有一句話書單君深以為然:

中國二本院校的學生,從某種程度而言,折射了中國最為多數普通人的狀況,他們的命運,勾畫出中國年輕群體最為常見的成長路徑。

也許,比起常掛嘴邊的“211”“985”,二本學生的生活樣貌,反而更值得被我們看到。

02 “夢想放到一旁,先找個工作養活自己”

在作者的學生中,石磊就是一個典型的二本學生。

他出生在潮州市,是家里的獨生子,父親經營一家攝影店,母親是家庭主婦。

因為從小衣食無憂,他一直懵懵懂懂,直到大四那年才意識到要畢業了,需要找一份工作。

由于沒有太多準備,畢業后,他錯過了秋招和春招,進入了遍布街頭的各類培訓機構。

“四年之內換了六家單位,大一點的機構,諸如新東方又進不去。”

來來回回折騰了四年,在石磊看來,那是他人生的低谷期。

后來,他突然意識到,要是再這樣下去,人生看不到任何確定的希望。

想了很久后,他發現自己只有一條路可走:回家考公務員。

總的來說,石磊還是很幸運的,在認真備考后,他考到了梅州國稅局。并且在事業穩定后,很快就結婚生子了。

雖然他內心里并不想做公務員,但勝在安穩,好過在外漂泊,卻難有希望。

結婚時,父母拿出所有積蓄,給新房當首付。

但石磊每月的日子,還是“信用卡先還兩三千,然后支付寶、螞蟻花唄再還兩三千,房子供兩三千。”很難存下錢。

在社會的共識中,二本學生所代表的這群年輕人,從不被期盼為“推動社會進步”的角色。他們唯一被賦予的社會期盼是:養活你自己就行。

這便是二本學生的尷尬之處:

學歷和眼界的限制,使得他們在和頂尖學校畢業生競爭時,處在劣勢的局面,從而很難成為真正的精英;但身為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又無法拋棄學歷,落回真正的底層。

作者黃燈說:

作為二本學生,他們踏入校門,就無師自通地找準了自己的定位,他們安于普通的命運,也接納普通的工作,內心所持有的念想,無非是來自父母期待的一份過得去的工作。

如果說二本學生的境遇是當下時代的底色,那么平凡、普通,就是他們的底色。

二本尚且如此,還有更多三本和?频膶W生,處境只會更加艱難。

書中就提到了一個?婆,文秀的故事。

文秀性格內向,熱愛文學,出生在珠三角一帶,但家境不太好。

她對第一次的高考成績(本科)不太滿意,選擇退學復讀,結果第二年成績更差,只考上?。

她心有不甘,但對未來,更多的還是展望和期待。

大學畢業后,文秀嘗試過很多工作,文員,外貿都干過,還有一次,因為領導的性騷擾,而憤然離職。

剛畢業時,她很有拼勁地想要出人頭地,但經歷過這些后,她覺得找工作真的好累,原來“安穩”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情。

有些現實的高墻,往往從很早就開始筑建:出生、長相、學歷、眼界……一點點壘上去,直到你走到它跟前時,發現這堵墻已經高到幾乎無法逾越了。

更殘酷的是,根本沒有人期待他們逾越高墻。

03 無法成為精英的我們

出生底層的孩子,是否就沒有走入精英階層的可能性呢?

當然不是。但,就概率而言,高配家庭出生的孩子上好大學的概率,要遠遠大于底層家庭出生的孩子。

因為高配家庭的孩子,除了不可避開的應試教育以外,他們有父母所帶來的良好的家庭教育,充足的社會資源,接觸和學習新事物的機會,也遠大于普通家庭的孩子。

當高配家庭的小孩周末上著鋼琴課,寒暑假去國外旅游時,底層家庭的孩子可能還在幻想著,什么時候才能擺脫農村,去市區里見見世面。

而家庭教育這一塊,底層出生的孩子幾乎完全是空白的。

他們的父母沒有親自教育孩子的能力,只能不停地督促他們,聽老師的話,乖乖寫作業,除了學習,什么事情都不重要。

書單君有一個95后的朋友A君,就畢業于一所普通的二本師范學校。

學校在湖北的一個小城市。那座城市以應試教育而聞名,他就讀的那所大學,是當地唯一的本科院校。

A君非常熱愛文學,一進大學,就迫不及待地報了文學院里唯一的文學社團。

在此之前,他對大學文學社的全部想象,都來源于電影《死亡詩社》。

參加社團的人,應該都是未來的作家或詩人,他們不屑于死板的課堂學習,卻對美和真理充滿熱情。會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理念爭得面紅耳赤,哪怕這個理念與期末的學分沒有絲毫關系。

他們會站在桌上念詩,夜里翻墻出去,打著手電筒討論文學。他們鄙視暢銷書,枕邊書皆為加繆、理查德•耶茨、博爾赫斯,對尼采、康德、海德格爾也有一些稚嫩的思考。

然而,沒過多久,美夢便破碎了。文學社每周的讀書活動里,大家上去介紹的,都是大冰、郭敬明等,下面的同學見縫插針地,還要趕各種讀書筆記、摘抄作業。

那時候,A君明白了,這里不是培養作家的地方。大家來到這里,是為了求一張學位證書,方便將來謀生所用。

A君和他的同學們而言,學術激情、改變世界都是不可靠的,鮮有人對這些東西較真。如何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才是他們真正需要關心的事情。

臨近畢業時,在課堂之外的聊天里,話題幾乎都是:你想找一份月薪多少的工作。是繼續深造學業,考個研,還是去大城市打工,見見世面,或者是回家鄉縣城當個公務員,過安穩的生活。

畢業以后,A君的大多數同學都當了老師,或者考了公務員。偶爾有些去往北上廣深的,也有著類似的經歷——投大公司,簡歷無人回應;去名不見經傳的小工作室,又非常不甘心。

最后,他們做著最底層的白領,隨時有被取代的危險。住在城市近郊合租的次臥里,默默承受著996,或是無休無止地跳槽換工作。

就如《我的二本學生》里所說:

沒有門牌標識的出租屋,是他們人生旅程的堅實起點。無論短暫還是長久,出租屋在他們的生命中,都必將打下深刻的烙印。

書單君的另一個朋友,就住在這樣的出租屋里。她人在廣州,畢業三年,早已喪失了剛畢業時的沖勁。

每個月的工資,發多少用多少,我問她為什么不存錢,她說,反正也買不起房子,完全找不到存錢的必要性。

“所以,努力到底有什么意義呢?”她說。

這或許是所有二本畢業生,以及他們所代表的年輕一代人的共同疑問。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。

但奇怪的是,沒過多久,她再和我聊天時,又告訴我說:雖然努力很痛苦,但還是想有一點說起來能夠感覺驕傲的事情。

那時,她正在努力健身,想要練出好身材,爭取過上規律健康的生活。

而這也是年輕人的一種常態。

大多數人注定會成為平凡的普通人,這是無可爭議的事實。

在這樣的前提下,褪散掉初出茅廬時的激情,和不切實際的幻想,卻還是想要在理性的、自己能夠掌握的范圍內,前進哪怕一分一毫。

這或許,才是一代人在社會中真正成熟的表現吧。

來源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xXTShFKtrFJ-V9KCOS78pQ

 

更多資訊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(微信號:Gaoxiaojob)。

推薦信息
熱點信息
北京赛车pk10大小单双技巧改单